頁面載入中...

凱麥動態

【凱麥視角】企業持續停業破解之法
2020-02-12

疫情期間企業的路徑選擇與成本分析:從K歌之王談起
作者:王語秋  李雨航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后,全國娛樂、餐飲等諸多行業均面臨暫停營業、業績下滑、資金趨緊的現狀?!氨本㎏歌之王”是眾多企業現狀的縮影,我們深知現階段企業的困紓與不易,也深感國家各項政策讓利于民的良苦用心。本文擬從企業在疫情期間維持經營及決定關停兩個角度,對比分析企業的生存成本及路徑選擇,以供企業參考。

提示:本文共8333字,閱讀需約18分鐘。

引    言

    2020年1月20日,經國務院批準,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公告,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以下簡稱“新冠肺炎”)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規定的乙類傳染病,并采取甲類傳染病的預防、控制措施。隨后,全國30個省市自治區紛紛啟動重大公共突發衛生事件一級響應。2020年1月24日,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關于加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社區防控工作的通知》(肺炎機制發〔2020〕5號),要求關閉公共浴池、溫泉、影院、網吧、KTV、商場等公共場所。

    2月8日,“北京K歌之王”總經理寫給全體員工的內部信在網上流傳,該信稱:“經公司管理層研究后決定,將于2020年02月09日與全體員工解除勞動合同。關于薪酬發放、社保繳納等問題安排如下:1、本月底前發放2020年01月份工資的50%,待復工后2個月內補足剩余工資的50%;2、2020年01月份的員工社保,公司已積極繳納,在與各位解除勞動合同后,會及時轉出,不會耽誤大家的連續社保及繳稅問題;3、如以上方案有超30%人不通過,公司將被迫進入破產清算程序”。

    受疫情影響,大量公司停業停產,資金流趨緊。西貝餐飲董事長賈國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西貝有2萬多名員工,一個月的成本約1.5億,若疫情不能短時間解決,賬上現金撐不了三個月。

   “北京K歌之王”與西貝餐飲只是千千萬萬娛樂和餐飲行業的縮影,本文擬從企業在疫情防控期間維持經營和決定關停兩個角度,對比分析企業的成本及路徑選擇,以供企業參考。


一、疫情期間企業維持經營的成本分析


(一)疫情期間企業維持經營的成本

1、職工工資

(1)企業應當支付特定職工在特定期間的工作報酬?!度肆Y源社會保障部辦公廳關于妥善處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勞動關系問題的通知》(人社廳明電〔2020〕5號)第一條規定“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觸者在其隔離治療期間或醫學觀察期間以及因政府實施隔離措施或采取其他緊急措施導致不能提供正常勞動的企業職工,企業應當支付職工在此期間的工作報酬,并不得依據勞動合同法第四十條、四十一條與職工解除勞動合同?!?/div>

(2)企業應當支付推遲復工期間的勞動報酬。根據《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辦公廳關于妥善處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勞動關系問題的通知》(人社廳明電〔2020〕5號)《工資支付暫行規定》《浙江省企業工資支付管理辦法》和《浙江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關于積極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切實做好勞動關系工作的通知》等有關規定,企業因受疫情影響導致停工停產的,未超過一個工資支付周期(最長三十日)的,應當按照正常工作時間支付工資。超過一個工資支付周期的,可以根據職工提供的勞動,按照雙方新約定的標準支付職工工資,不得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企業沒有安排職工工作的,應當按照不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80%支付職工生活費,生活費發放至企業復工、復產或者解除、終止勞動關系。

(3)企業解除勞動合同應當支付經濟補償金

①公司決定解除勞動合同。若公司決定通過辭退職工的方式降低企業生存成本,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四十六條之規定,在勞動者單方解除勞動合同、用人單位與勞動者協商一致解除勞動合同、用人單位無過失性辭退勞動者解除勞動合同、用人單位因經濟性裁員解除勞動合同等七種情形下,用人單位則應當額外支付一筆因解除勞動合同而產生的經濟補償金。該法第四十七條規定了經濟補償金的計算方式:“經濟補償按勞動者在本單位工作的年限,每滿一年支付一個月工資的標準向勞動者支付。六個月以上不滿一年的,按一年計算;不滿六個月的,向勞動者支付半個月工資的經濟補償。勞動者月工資高于用人單位所在直轄市、設區的市級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區上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三倍的,向其支付經濟補償的標準按職工月平均工資三倍的數額支付,向其支付經濟補償的年限最高不超過十二年。本條所稱月工資是指勞動者在勞動合同解除或者終止前十二個月的平均工資?!绷砀鶕度肆Y源社會保障部辦公廳關于妥善處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勞動關系問題的通知》(人社廳明電〔2020〕5號) 第一條規定,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疑似病人、密切接觸者在其隔離治療期間或醫學觀察期間以及因政府實施隔離措施或采取其他緊急措施導致不能提供正常勞動的企業職工,企業應當支付職工在此期間的工作報酬,并不得依據勞動合同法第四十條、四十一條與職工解除勞動合同。在此期間,勞動合同到期的,分別順延至職工醫療期期滿、醫學觀察期期滿、隔離期期滿或者政府采取的緊急措施結束。

②職工主動解除勞動合同。對于企業因疫情停產停業、暫時性經營困難而未及時足額支付工資,勞動者主動解除合同的,司法實踐中一般審慎適用經濟補償。


(4)企業因未依法支付勞動報酬、經濟補償等產生的賠償金?!秳趧雍贤ā返诎耸鍡l規定,用人單位未按照勞動合同的約定或者國家規定及時足額支付勞動者勞動報酬的、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支付勞動者工資的、安排加班不支付加班費的、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未依照法律規定向勞動者支付經濟補償的,由勞動行政部門責令限期支付勞動報酬、加班費或者經濟補償,勞動報酬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應當支付其差額部分,逾期不支付的,責令用人單位按應付金額百分之五十以上百分之一百以下的標準向勞動者加付賠償金。


(5)企業違法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的應當支付賠償金?!秳趧雍贤ā返诎耸邨l規定“用人單位違反本法規定解除或者終止勞動合同的,應當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條規定的經濟補償標準的二倍向勞動者支付賠償金?!?/div>


2、租金

   雖然當前國家和地方為了保障企業正常經營、減輕企業負擔,已經出臺一系列有針對性的企業減負措施,鼓勵房東減免租金,部分大型企業也率先作出表率積極減免租金,但由于大部分房東也與企業面臨著同樣的經濟困境,若企業決定繼續經營,則需要就減免租金或延長租期等事宜與房東自行協商,因不能正常使用租賃房屋的不利后果由雙方合理分擔,但司法實踐一般不支持承租人要求退租的訴訟請求。反之,如果雙方協商不成、承租人拒付租金的,房東則可向法院請求解除或繼續履行合同并要求承租人支付違約金。


3、借款及利息


(1)金融借款。浙江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發布的《浙江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關于支持小微企業渡過難關的意見》明確了要加大對小微企業的金融支持,規定各金融機構不得盲目抽貸、斷貸、壓貸,對因疫情面臨還款困難的小微企業,予以展期、續貸、減免逾期利息等幫扶,妥善安排還款方案,直到“一級響應”解除為止。但政策無法強制商業銀行一律實行延期還貸、展期、減免利息等,因此建議企業根據自身借貸情況及時了解各銀行政策,了解是否能夠享受展期、續貸、減免預期利息等幫扶政策。


(2)民間借貸。由于金錢給付義務并不受不可抗力因素的免責制約,加上電子支付方式的廣泛使用,疫情期間一般不會對借款償付產生較大的影響,因此企業應當按約歸還民間借貸。

(3)擔保責任。一些地區存在大量的“企業互?!笔浇杩?,若主債務人資金鏈斷裂,擔保企業或將面臨較大的擔保責任。


4、因無法正常履行合同而產生的違約金、損害賠償

   

   雖然《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條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但是,需要注意以下事項:

(1)主張不可抗力須及時履行通知義務?!逗贤ā返谝话僖皇藯l規定,當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應當及時通知對方,以減輕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并應當在合理期限內提供證明。

(2)疫情期間簽訂的合同不得適用不可抗力。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若企業簽訂合同時已經發生疫情,則不適用不可抗力,若企業單方主張解除合同的,仍應承擔違約責任。

(3)并非一切責任均可因疫情而免除。即便發生疫情這一不可抗力因素,企業認為繼續履行明顯不公平或不能實現合同目的而要求變更或解除合同的,法院將根據公平原則合理裁判雙方應承擔的責任。


5、防疫物資

  《勞動法》第五十四條規定“用人單位必須為勞動者提供符合國家規定的勞動安全衛生條件和必要的勞動防護用品,對從事有職業危害作業的勞動者應當定期進行健康檢查?!辈⑶?,各地對企業復工一般均要求配備防疫物資。因此企業應當在復工前準備足夠的測溫設備、口罩、消毒劑等防疫物資。

(二)疫情期間國家及地方政府出臺的減負政策

   為幫助企業渡過難關,國家及地方政府出臺了一系列企業減負政策。例如,《關于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間穩定勞動關系支持企業復工復產的意見》(人社部發〔2020〕8號)、《浙江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關于支持小微企業渡過難關的意見》等,主要規定了如下減負政策:

1、降低小微企業用電、用氣、物流等成本。工業用水價格、用天然氣價格均下調10%,期限為3個月。具體政策見浙江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2020年2月5日發布的《浙江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關于支持小微企業渡過難關的意見》。


2、減免小微企業稅費,延期繳納稅款。具體政策見財政部2020年1月1日發布的2020年第6號《關于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進口物資免稅政策的公告》,財政部、稅務總局2020年2月6日發布的《關于支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有關稅收政策的公告》,財政部、稅務總局2020年2月6日發布的2020年第9號《關于支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有關捐贈稅收政策的公告》,浙江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2020年2月5日發布的《浙江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關于支持小微企業渡過難關的意見》,以及各省市政府及稅務局的政策。


3、緩繳社會保險費,返還失業保險費,給予穩崗補貼。《浙江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領導小組關于支持小微企業渡過難關的意見》明確“對不裁員或少裁員的參保小微企業,可返還其上年度實際繳納失業保險費的50%。對面臨暫時性生產經營困難且恢復有望、堅持不裁員或少裁員的參保小微企業,返還標準可按6個月企業及其職工繳納社會保險費的50%確定?!比肆Y源社會保障部、財政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工業和信息化部《關于失業保險支持企業穩定崗位有關問題的通知》(人社部發〔2014〕76號)規定,對采取有效措施不裁員、少裁員,穩定就業崗位的企業,由失業保險基金給予穩定崗位補貼。


4、支持鼓勵企業協商處理疫情防控期間的工資待遇問題。《關于做好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間穩定勞動關系支持企業復工復產的意見》規定“對受疫情影響導致企業生產經營困難的,鼓勵企業通過協商民主程序與職工協商采取調整薪酬、輪崗輪休、縮短工時等方式穩定工作崗位;對暫無工資支付能力的,要引導企業與工會或職工代表協商延期支付,幫助企業減輕資金周轉壓力?!?/div>

二、企業決定關停的操作路徑與成本分析


(一)公司破產


   破產程序旨在公平清理債權債務,糾正偏頗性清償行為,強調董監高的配合義務,調查股東出資與與董監高的非正常收入,督促股東履行出資義務,保護債權人和債務人的合法權益;同時也對于拒不移交財產賬簿、隱匿財產、轉移財產、虛構債務的責任人予以民事甚至刑事上的懲罰。現根據《企業破產法》及其司法解釋以及疫情期間針對破產案件審判出臺的各項政策,將企業決定通過破產方式關停而產生的程序及成本分析如下:


1、疫情期間法院審查破產申請的特殊規定

   根據《企業破產法》及司法解釋的規定,企業申請破產清算的條件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并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可以申請破產清算。債務人的資產負債表,或者審計報告、資產評估報告等顯示其全部資產不足以償付全部負債的,應當認定“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但有相反證據足以證明債務人資產能夠償付全部負債的除外。此外,賬面資產雖大于負債,但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其“明顯缺乏清償能力”:因資金嚴重不足或者財產不能變現等原因,無法清償債務;法定代表人下落不明且無其他人員負責管理財產,無法清償債務;經人民法院強制執行,無法清償債務;長期虧損且經營扭虧困難,無法清償債務等。企業申請破產重整的條件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并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或者有明顯喪失清償能力可能的,可以申請破產重整。但在疫情期間,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存在以下特殊規定:

   

   杭州破產法庭發布的《杭州破產法庭關于做好疫情防控期間破產審判工作的通知》第2條破產原因審查認定規定“對主營業務良好且疫情發生前資金流正常,但僅因疫情影響造成短期資金困難而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企業,債權人申請其破產的,法院應嚴格審慎把握破產原因認定,一般不予受理債權人提出的對該類企業的破產清算申請。倡導債權人與該類企業協商通過分期付款、延長還款期限等方式共克時艱?!?/div>

   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事審判第五庭發布的《關于疫情防控期間穩妥開展企業破產審判工作助力經濟社會平穩運行的通知》(浙高法民五[2020]2號)第3條規定“對于與疫情無關的債務人企業疫情爆發前生產經營正常的債務人企業提出的破產申請,在審查受理的實體和程序要件的具體把握上,應當有所區別”;第4條規定對于疫情爆發前生產經營正常的企業,如債權人等主體提出破產申請的,人民法院應當嚴格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以下簡稱企業破產法)第十條規定的債務人企業異議程序,人民法院依法裁定受理;債務人企業對申請有異議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審慎審查,盡可能引導申請人通過和解、調節等方式化解糾紛;第5條進一步規定“對于疫情爆發前生產經營正常的企業,如債權人等主體提出破產清算申請的,人民法院應當向債務人企業釋明可以依照企業破產法第七十條的規定提出重整申請”。

   雖然上述浙江省及杭州市法院的規定不適用于北京市,在疫情及“后疫情”時期,法院在審核企業破產清算/重整申請時,一般會結合企業是否存在破產情形、職工安置與社會就業率、區域經濟與金融穩定、疫情爆發前后的生產經營狀況等因素進行綜合判斷。若“北京K歌之王”在疫情爆發前經營正常,或許沒有那么容易進入破產程序。

2、認繳的注冊資本加速到期

   《企業破產法》第三十五條規定,人民法院受理破產申請后,債務人的出資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資義務的,管理人應當要求該出資人繳納所認繳的出資,而不受出資期限的限制。因此,法院受理破產后,破產管理人將要求股東支付所有認繳但未實繳的注冊資本。此外,若管理人發現股東存在抽逃注冊資本的,將會要求股東返還相應出資額。

   據查詢,“北京K歌之王”的企業名稱為北京瞅騁馬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現股東為四名自然人,注冊資本共100萬(均為認繳)。因此,若法院受理其破產申請后,所有股東應按持股比例支付認繳的出資款。

3、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

   《企業破產法》第八條規定,債務人提出申請的,還應當向人民法院提交財產狀況說明、債務清冊、債權清冊、有關財務會計報告、職工安置預案以及職工工資的支付和社會保險費用的繳納情況。若“北京K歌之王”在提交破產清算申請前未妥善處理、編制職工安置預案,或將對其破產清算申請造成一定障礙。

   根據《勞動合同法》第四十一條第一款第一項、第四十四條第四項、第四十六條第四項、第六項的規定,用人單位依照企業破產法規定進行重整需要經濟性裁員的、用人單位被依法宣告破產的,應當向勞動者支付經濟補償金。破產程序中的經濟補償金計算與企業正常生產經營狀態下的經濟補償金計算方式一致,在此不再贅述。

   需指出的是,若法院裁定受理債務人企業的破產申請,包括職工債權在內的全部債權債務將統一由法院和破產管理人根據《企業破產法》及司法解釋以及債權人會議表決通過的《破產財產分配方案》按法定順序進行分配。

4、董監高應返還非正常收入和侵占的企業財產

   《企業破產法》第三十六條規定:債務人的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利用職權從企業獲取的非正常收入和侵占的企業財產,管理人應當追回。

   關于“非正常收入”的認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二十四條第一款規定:“債務人有企業破產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的情形時,債務人的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利用職權獲取的以下收入,人民法院應當認定為企業破產法第三十六條規定的非正常收入:(一)績效獎金;(二)普遍拖欠職工工資情況下獲取的工資性收入;(三)其他非正常收入?!?/div>

5、利息停止計息

   《企業破產法》第四十六條第二款規定,附利息的債權自破產申請受理時起停止計息。

(二)公司解散

1、公司自行解散

   根據《公司法》第一百八十條的規定,公司因公司章程規定的營業期限屆滿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現、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解散等五種原因而解散。

   公司解散應當符合《公司法》及司法解釋規定的法定程序。首先,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解散的,應當符合《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規定。其次,公司應當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清算組依照《公司法》第一百八十四條的規定行使職權,依照《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百八十六條的規定開展通知債權人、進行公告、登記債權等清算工作。在實踐中,除了《公司法》規定的內容外,自行解散清算公司還應辦理好社保和稅務的清繳與注銷。目前,很多公司受各地疫情及防疫政策影響,無法召開公司股東會、董事會、監事會等會議,此時,應當特別注意,避免相關會議決議效力受到影響,進而影響公司解散程序的合法性,可以根據《公司法》第三十七條第二款的規定,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對公司解散事項以書面形式一致表示同意的,可以不召開股東會會議,直接作出決定,并由全體股東在決定文件上簽名、蓋章。

   公司解散的,應當與職工平等協商,爭取達成協商一致的勞動合同終止方案,對職工進行妥善安置,具體解除勞動合同等事宜應當根據《勞動合同法》《就業促進法》等規定的法定程序進行,足額支付員工的工資、經濟補償金、社保費用等,在疫情期間還應參考《傳染病防治法》《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辦公廳關于妥善處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勞動關系問題的通知》等規定。企業根據《公司法》的規定決定解散公司的,在沒有破產情形時,不適用《企業破產法》的規定。若企業無力支付欠發工資、經濟補償金、社保等費用的,企業將無法完成清算程序,清算組應當依據《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七條的規定依法向法院申請宣告破產。公司經人民法院裁定宣告破產后,清算組應當將清算事務移交給法院。

2、公司股東請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

   《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條的規定: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通過其他途徑不能解決的,持有公司全部股東表決權百分之十以上的股東,可以請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

   股東申請公司解散同樣應當符合《公司法》及司法解釋規定的法定程序。首先,公司應當在解散事由出現之日起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進行自行清算,或在符合《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七條第二款之規定時,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清算組進行清算。其次,清算組同樣應當依照《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五條及《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將公司解散清算事宜書面通知全體已知債權人,并根據公司規模和營業地域范圍在全國或者公司注冊登記地省級有影響的報紙上進行公告。第三,公司自行清算的,清算方案應當報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確認;人民法院組織清算的,清算方案應當報人民法院確認。第四,人民法院指定的清算組在清理公司財產、編制資產負債表和財產清單時,發現公司財產不足清償債務的,可以與債權人協商制作有關債務清償方案。債權人對債務清償方案不予確認或者人民法院不予認可的,清算組應當依法向人民法院申請宣告破產。最后,在依法清算完畢后,應當申請辦理公司注銷登記。


結    語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國家、企業以及個人均面臨巨大壓力。目前,各級政府、財政、稅務、人社、農業、文化旅游、水電公司、法院等均出臺了一系列政策和文件幫助企業和個人渡過難關、共克時艱。我們深知企業的困紓與不易,也深感國家各項政策讓利于民的良苦用心。疫情當前,希望企業積極轉型升級、調整戰略布局、優化公司治理結構,利用各項優惠政策依法保障公司與“寶藏男孩女孩”的合法權益。正如老鄉雞董事長束從軒在公開視頻中說的那樣:沒有一個冬天不可逾越,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愿山河無恙、人間皆安,豈曰無衣、與子同裳。

  •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
日本亚洲中文字无码_日本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不卡_日韩无卡无码高清dv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