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面載入中...

業務動態

司法審查撤銷仲裁裁決案件的實務認定參考
2018-10-22

一、案情簡介

   2008年開始,某房產公司股東內部發生爭議,發生諸多以房抵債的情形。公司營銷總監吳某某持有加蓋公章的空白的《商品房買賣合同》,安排孫先生實地看房,簽訂合同,并安排某房產公司下設的物業公司于2011年交房。孫先生按吳某某的要求向其個人賬戶支付房款。2017年1月5日,某房產公司以沒有收到孫先生的房款為由,向仲裁委申請解除《商品方買賣合同》。2018年2月2日,仲裁委裁定駁回某房產公司的請求,繼續履行合同。

   2018年8月1日,某房產公司以“孫先生隱瞞了其與吳某某串通、意圖侵占房屋的證據”“吳某某涉嫌職務侵占罪,被刑事立案偵查”等理由,依據《仲裁法》第五十八條(五)“對方當事人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的”申請撤銷仲裁裁決書。案件審理過程中,公安機關將吳某某涉嫌職務侵占罪的部分案卷材料郵件給法院審判庭參考。

二、法院裁判情況

   關于某房產公司主孫先生隱瞞了其與案外人吳某某串通、意圖侵占房屋的證據,審理法院認為,首先,某房產公司沒有提交初步證據證明孫先生是否存在隱瞞證據的行為,且關于孫先生與吳某某串通侵占案涉房屋應屬于某房產公司的舉證范疇;其次,有關孫先生是否向吳某某支付款項的證據,某房產公司可通過向銀行調查取證的方式獲取,該些證據并非僅僅孫先生持有;且關于是否解除合同,仲裁庭是根據《商品房買賣合同》中有關剩余購房款應于辦理房產權證時支付的合同約定和某房產公司向孫先生發出辦理產權證時支付的合同約定的和某房產公司所享有解除權的除斥期間起算點,與孫先生是否向吳某某支付款項無關。因此,某房產公司以孫先生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為由請求撤銷仲裁裁決,不能成立。

三、代理人主要觀點及理由

   凱麥律所作為孫先生的代理人,認為某房產公司以孫先生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為由請求撤銷仲裁裁決,不能成立,不構成《仲裁法》第五十八條(五)“對方當事人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之規定。具體有四個層次的理由:(一)某房產公司應當提供但沒有提供有關“孫先生隱瞞了其與吳某某串通”的證據;(二)某房產公司應當提供但沒有提供有關“孫先生在仲裁程序中隱瞞了其與吳某某相互串通的事實”的證據;(三)某房產公司應當提供但沒有提供有關“孫先生是否隱瞞了與該事實相關的證據”的證據;(四)某房產公司應當明確但無法明確“孫先生隱瞞證據的具體內容、是何種證據”。

   案外人吳某某因涉嫌職務侵占罪被某房產公司舉報,被刑事立案偵查。該事實僅能說明吳某某涉嫌侵利用職權侵占了某房產公司的財產,不影響民事案件的審查。在沒有明確證據證明孫先生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的情況下,審理法院恪守自身的職權范圍,堅持謙抑立場,依法裁判,維護了仲裁的權威。

四、辦案參考

   仲裁因其自身所具有的充分體現當事人意思自治、靈活便捷、一裁終局、保密性 強、域外執行力等諸多特點,是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中的重要方式之一。而仲裁司法審查案件中,《仲裁法》第五十八條(五)“對方當事人隱瞞了足以影響公正裁決的證據”是經常被引用的條款。

   對此,建議將以下四個要件作為上述法條的適用審查要點:(一)被申請人隱瞞了什么重要事實的證據;(二)被申請人在仲裁過程中已經掌握該證據:(三)被申請人在仲裁過程故意隱瞞該證據;(四)被申請人隱瞞的證據的具體內容和形式。

日本亚洲中文字无码_日本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不卡_日韩无卡无码高清dvd